about us网络硬盘网上阅卷校讯通微格直播
当前位置:首页 |教育视点|观点
金戈校长新书《文本解读的智慧》出版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年01月13日 10:19 浏览次数:




忘记阅读的智慧

金戈

阅读智慧在阅读中产生。无论是自然状态还是教学状态下的阅读,都需要智慧,尤以教学状态下的阅读为甚。阅读智慧存在于阅读的取向、角度与方法中。阅读中,教师要让学生获得阅读视角与方法,成为智慧的阅读者。

有怎样的阅读观就有怎样的阅读取向。作者取向、文本取向以及读者取向的阅读,会有不同的路径与结果。选择一种阅读角度,加之恰当的阅读方法,会让我们打开文本的一扇天窗,看到天光云影。任何阅读都是有限制的阅读,正是这样的限制让我们的学生有无限接近文本的动力与兴趣。

当我们的阅读处于“孤读”之时,需要“联读”破解孤境。

首先是整体性的组读,围绕一个主题或一个作家集合阅读,集合与主题或作家相关的文本,加深对一个主题或一个作家的理解,拓宽阅读的视界,在一定的关联中,让学生懂得一个作家或一群文本的时空坐标,历史价值与文学价值。

阅读还需要对文体做“类”的了解,任何一种文体都会有类的特点,把握一个大致方向之后,然后是对文本“个”的阅读,见了森林之后,才能更深刻地看见树木。

还有阅读从来不是孤立发生的,任何阅读都是复读,都是在已有阅读经验基础上的阅读。当学生遇到阅读障碍时,我们要指导他们进行求证阅读、印证阅读、释疑阅读与拓展阅读。引入资源是为了到达我们需要到达的彼岸,这个过程充满了阅读的魅力。阅读不仅让学生增长了见识、学养与对言语的敏感,文本隐含的开放性更是培养了他们多角度看待问题的意识,角度比起学养,在某种意义上更加重要,因为角度会让学生拥有看待世界的不同眼光,让学生更加辩证地看待问题,阅读的智慧也就产生了。

除了“联读”,还需要“细读”。

所谓细读,就是既要沉入文本,在细节处探查入微,又要跳出文本。这里的跳出,其实就涉及到整体性阅读。细读有法,我们要引导学生大胆借用古今细读之法,比如炼字炼意、因声求气,还有还原法、矛盾法等,只有自觉借用这些方法,才能在平常处发现不平常,在光滑处发现矛盾。

赏读是建立在对文本理解的基础上的,我们要让学生学会不仅观其“言”,还要品其味,悟其神,知其法。知其法是为了更加深刻的理解。结构主义认为:“事物的真正本质不在于事物本身,而在于我们在各种事物之间构造,然后又在它们之间感觉到的那种关系。事物是由各种关系而不是由事物构成的。” 

“裸读”是一种比喻的说法,是由本人提炼的。意在让学生直面文本,与文本进行直接对话,把握小说、散文、诗歌的不同特性,继而找到关键点——比如小说的细节、空白、话语方式等,诗歌的内隐性、悖论性、隐喻性等,结合具体文本进行解读。

最后是批评性解读与跨界阅读。

批评性解读,是对文本或别人解读中出现的谬误或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观点作出批评。我们姑且称之为“判读”。无论是哪一种批评性解读,只是给阅读者提供一种借鉴,一个角度。

最后是“写读”,这是跨界阅读,开辟阅读的另一种途径,开拓阅读的秘密空间。从“写”的角度来关注“读”,能让学生“习得”言语表达的秘密——言语中负载着情感与生命的体验。 

这个世界有多复杂,文本就有多复杂。在实际的阅读中,我们采用的不是单一取向的阅读,我们阅读的角度也应该是多样的、复合的。

总之,阅读的智慧要在阅读中产生。要让阅读角度与方法变成阅读本身,即阅读技术娴熟之后,忘记了这些阅读方法,在静默里“读别人的文字,流自己的眼泪”。

云图书馆在线咨询资源库教学资源优秀校友教育OA系统

外国语学校咨询热线

COUNSELING HOTLINE

校办:0577-55596866教务:0577-55596869政教:0577-55596878对外交流处:0577-55596870